大宋之天命英豪14

刀头吹落半生尘 发表于 2024-01-24 09:27

浏览 1413

回复 0

  完颜娄室带着那黑大汉温迪罕和杨钊及护驾军杀将出来。
 这时完颜晖过来回禀:王爷,寨中有一部分喽兵不知道受何人蛊惑,已经闹了起来。贼首林威已然逃了!完颜娄室道:现在原形毕露倒省了日后好些麻烦!曲意逢迎暗藏祸心的现在便知。回头道:温迪罕随我去拿其他人!
 又看看杨钊说道:你且与我看住他两个,莫要醉酒上去折了威风。
 说完拎刀往下追来。
 庞瑾瑜冯成林威三人本以为此番神鬼不觉,哪里料到竟然被完颜晖指挥喽众团团围住。寨中更不知哪里冒出很弓箭拐子马和猛安护驾军,这些精锐的骑兵一出三人顿感压力倍增。
 冯成拍马舞双枪当先冲杀,林威挥三尖刀随后。庞瑾瑜怕被骑兵围住,端着葫芦,对着后面连珠炮般打出无数火球。这火粘衣甲尽着,难以扑灭。拐子马和护驾军不敢迫的太近,举盾遮护。一时间火球打在盾上又炸裂开来,又把周遭燎了一片!
 喽兵里钻出一个麻面短须大汉,拿着一杆朴刀,喊到:这里来!程秉再此。寨里的兄弟都要救林寨主,哪些甘为鹰犬的混账尚不开眼?拦我等就是一个死!林威喊到:兄弟们,还认我是寨主的,随我杀金贼!有不少系红巾的喽兵听了齐声呐喊,冲杀过来护卫三人。
 完颜娄室见了举手止住骑兵,喊道:二位何故如此?难道我完颜斡里衍有亏待之处吗?冯成道:实不相瞒,这林寨主是我们的好朋友!不得已如此呀王爷!
 娄室心想:现在你还好意思叫我王爷?我拿诚心待你可你们却如此待我!又一想他二人倒也是讲义气的!
 说道:你们若是老相识何不早说嘛!老夫许你三人一同为官可好?只要效命我大金,绝不追究你们今日之事。
 庞瑾瑜看看冯成:哥哥,王爷说的也是啊!怪你我没有提前言明 
 冯成也点点头:王爷是通情达理的!想是不会与我等计较!
 庞瑾瑜说道:那我们还打什么呢?求王爷一起宽恕我们这个不懂事的林兄,咱们收了兵刃吧!
 娄室赶紧点点头:只要你们听我良言相劝 ,老夫绝不会与你们计较。他看着二人把武器挂在背后,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忽然庞瑾瑜和冯成二人喊了一声打!冯成一抬手,原来他袖子里一杆袖弩,弩上三支小弩箭。每支弩头荧光闪烁,打出去以后夺人二目光彩粼粼。因此叫水龙弩。他这一抬手就是一箭,这时候庞瑾瑜也端过葫芦,嗵,一个火球激射而出!
 娄室一看不好!挥刀一拦,他的刀宽,叮的一声挡住了那支弩。可同时,火球也到了!娄室到底是名将,百忙中一横刀杆,啪 ,火球打在刀杆上四处炸裂。娄室没有穿甲,身上只有一件战袍和披风。结果这火星落在披风上嗤的一下烧了起来!还有的崩到胡子上,立时烫掉了半边!慌的娄室手忙脚乱解了披风拍打掉火苗!不由得怒火中烧!喝到:不要走!亲自纵马抡刀奔二人杀来!
 两个人从背后抽出兵刃,迎上娄室。刚一伸手,俩人暗吃一惊!这娄室虽然已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比他们两个二十多岁的还要灵活勇猛。那杆金刀劈下来重如泰山,收回去灵若空蝉!直震的二人臂膀发麻!冯成双枪还好,庞瑾瑜鞭短一发进不得身。刷刷刷一连几鞭打在刀头火星四溅,却是半点用没有。冯成道:你的器械吃亏 ,带林兄先走。庞瑾瑜知道冯成一个人抵挡不住娄室,只是不肯。一眨眼斗了二三十个合, 二人渐渐感觉不支。忽然听见有人喊到:赤心报国!
 二人回头看,在这危急关头见高宠戴着铜虎面具杀了过出来!
 高宠单骑率先冲杀上来,见二人敌不得娄室那口宝刀,心想:这正是我试枪的时候!喝到:小心了!
 庞瑾瑜和冯成见状一拨马跳出圈外。
 高宠也不搭话,一抖大枪,秃噜一下硕大的枪花圈了过来。娄室挥刀劈去,噹的一声巨响轰鸣刺耳!周围人止不住以手掩耳。二人这一招都有千斤的力气!娄室心里吃了一惊:这是哪里来的人物?
 高宠心想:有了这杆枪果然可以硬碰硬的和人斗上一斗了!原来高宠力大,寻常的枪耐不住他这般和人拼斗!
 大喝一声,虎头錾金枪如同怪蟒反身,嗡的一声,灿出三个枪花奔娄室扎去。娄室抬手斜劈,又是噹的一声,三朵枪花同时消失。高宠不由心里得赞叹:我这一枪竟然被轻易破了,好武艺!娄室挂住枪头刷的一刀横推,高宠也不换式,双手微撩一个崩枪弹开了刀头。娄室感觉刀被带的偏了,用力一个大回旋反砍回来。高宠单手挥枪,噹的又是一声砸开刀头 。
 二人均是力量过人,瞬间过了七八招。刀枪好似打铁一般叮当乱响。
 高宠初次用宝枪,越打越兴奋。娄室见高宠如此英勇越打也是越爱惜!暗叹:宋朝有如此英才可惜不能为我所用。两个人彼此都想看看对方手段,转瞬之间斗了三十多合。
 高宠年少越战越勇,娄室前面已经和庞冯二人斗了三十多合,又和高宠这般硬碰硬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高手和低手打,往往可以料敌先机掌握主动,就能打的很轻松。但是两个武艺高强的人拼斗就非常消耗精神,所以非常考验气力和心智。
 掠阵的温迪罕说声:不好,那虎面人厉害,王爷久战怕有差池!催马挥铁槊上去就是想拦下高宠,高宠哪能舍了娄室。微微冷笑,刷的一枪刺退了温迪罕,反过手又抡圆了錾金枪朝娄室抽去。娄室连番大战气力消耗,高宠却总用硬碰硬的招式不让他休息,无奈抡刀一迎,又是一声巨响!鬓角已见汗。
 温迪罕见了着急,全力救援,无奈高宠却和他斗技不斗力,枪枪攻他必救,虚虚实实让温迪罕不敢招式用老。高宠就这样虚一枪实一枪,打的二人心中叫苦。其实温迪罕和娄室都是万人敌,一对一正是高宠的敌手。只不过娄室一心避免硬碰保持体力,温迪罕一心用力遮拦高宠的虎头錾金枪,两人反倒闹了个手忙脚乱!
 完颜晖见不好,自己拎着一杆环子枪,催动数十护驾军杀了上来,庞瑾瑜冯成林威三人见了一齐上前截住。这些护驾军都是大金的猛安,人马俱甲,长枪骨朵齐出把三人围在当中。
 完颜晖刚想助战娄室,不料一匹马杀来,正是石抹弈风赶到挺朱红长矛将他拦住,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程秉见众人打的热闹,心想你们二打一我也来帮个忙。拎朴刀偷偷绕了过来,瞄准了娄室的马腿一刀砍去。娄室久经战阵反应极快,猛的一拨马躲过这一刀。马虽然躲了过去,马胯上的甲盒却被砍断了皮带,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娄室微一分神,高宠的枪到如风,娄室挥刀格挡已经慢了!已将袍袖划了道口子,鲜血顺着臂膊流了下来。娄室拍马拎刀伏鞍而走。
 娄室一走,温迪罕奋勇挡住高宠。高宠不由恼怒,刷刷刷一连几枪。温迪罕挥槊挡架才发现,高宠力量如此惊人!一对一斗起来,温迪罕只能守多攻少,加着万分小心。无奈高宠的枪又重又快,犀利无比。温迪罕招架起来也颇为吃力。
 这时程秉见娄室负伤拈着朴刀追了下去。娄室经验老辣,虽伤却慌而不乱。见程秉追了来,恨他暗算,故意放慢了马拖刀瞄着后面,待程秉接近回身一刀。程秉没想到娄室有伤还能使拖刀计,慌忙招架。他又哪里有娄室那千钧神力!被娄室一刀砍断朴刀,胸口被划开了巨大的口子,这一刀连胸骨都砍断了!程秉翻身栽倒。
 娄室道:与我拿下。
 蓝面鬼葛超群跳过来大吼一声,一钢叉拍在程秉头上,程秉当时气绝!葛超群喜滋滋说道:王爷,逆贼已经被咱拍死了!娄室心道:他本是必死的,何须你来抢功?一叉拍死岂不是便宜了他!心下大为不乐,瞪了葛超群一眼。
 杨钊看了心里难过,脸上不露声色,说道:小侄去助他一助。
 娄室沉吟了一下:还是进儿去吧!看向完颜进问道:酒可醒了?完颜进道:看孩儿的吧!跨上白马喊道:师傅回来护卫父亲,看我擒他。说完催马拦下高宠。
 温迪罕偷空喘了口气,拨马回来护卫娄室。
 高宠抬眼一看是完颜进,心里说:我正想看看你双戟的份量!摇枪就刺。完颜进挥双戟来迎,金枪银戟往来如飞!
 
 
 
 
 
 
 
 
 
 
 
 ;
 
 
 
 
  

全部评论